(山本武bg)未命名

Just as phony as it can be,

But it wouldn't be make-believe

If you believed in me.

                                                                        ——2017.4.24

Chapter ⒈
  雪夜的宁静沁人心脾。
  深绘里在灯光璀璨的街上彷徨,将一只手朝上窝成圆形,似乎想要接住飘落的雪花。
  黎明时分这么寒峭,深绘里有些意外。抬起头看见天空仍是一片夜色,可是山峦已经微微发白了。
  长时间的步行大概让她感到有点力不从心。深绘里一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身体一动不动,眯着眼睛凝视前方。
  这种状态一直维持到天亮。路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熄灭了,外出晨练的笹川了平在跑过公园时发现有人影在晃荡。应该是女性,长而直的头发,白色的上衣,是一眼就可以确认的对方的特征。
  然后了平回头一看,哪里还有什么人影。
  “喔喔!没想到还有比我更早的人啊,真是极限的快!”笹川了平这么感叹一声,更加斗志昂扬地继续他每天惯例的晨跑。
  即使是星期六的早晨也依旧精力充沛呢,并盛中学拳击部的主将。

*
  竹寿司的营业准备工作做好时,时间还早。山本刚正要打开店门揭起布幕走出门时便发现一米开外站着的有些眼熟的身影。
  “老师。”事先没打任何招呼,突然出现在山本家门口的少女这么开口道。
  “你……绘里?这么一大早的啊。”山本刚很是意外。
  “老爸,怎么了?”肩上搭着毛巾的山本武侧了侧身,越过父亲看向立在门外的少女的目光带着转瞬即逝的惊讶,而后爽朗的笑道,“这不是绘里吗,好久没见了啊。”
  “武。”深绘里简短地回答。
  “好了,干站在这里也不是事,进去了再说!”山本刚左手搂过深绘里的肩将人领进屋内,右手搭上自家儿子的肩一手一个的把两人带到边上坐着,“绘里也还没吃早餐吧?”
  深绘里短促的点点头。实际上,她上一次的进食已经是好几十个小时之前的事了。一路上只补充身体所需最低限度的水,以她这种体质而言现在居然还能好好的站着,不得不说这很罕见。然而事实证明,有些事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譬如现在。
  山本刚看到深绘里点头,就转身走进厨房,手脚麻利地开始准备吃的。不多时,便听见里面传来有节奏的切菜声,街外还能不时听见清晨的鸟鸣,气氛很是祥和宁静。这时山本武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谁拉了一下,回过头只见寡言少语的少女好似在嗫嚅什么。面对着山本武询问的视线,深绘里只是吧嘴唇抿成一条线。
  “晕。”一片沉默中,她用一种平平的语气冷不防的冒出这么个字。
  不懂山本武琢磨她这闹的到底是哪一出,少女话音甫落之际,她纤细的身影微晃,竟是要软绵绵地倒下去,所幸山本武身体先作反应,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住她。
  正打算出口询问对方状况如何,山本武发现少女的汗出得有点不正常,细细密密的汗分布在额际、鬓间、鼻尖等处——他用半秒时间得出判断,像是想起什么一般从口袋里摸出颗糖、。拆开包装后递到深绘里嘴前。
  深绘里一言不发,张口吃下。
  还会张开嘴巴,也就是说还有意识,应该没有大碍。山本武松了口气。
  “武?绘里怎么了?”山本刚正拿着早餐走出来,见深绘里被山本武搀扶着,问。
  “哦,老爸。她好像是低血糖了——吓了我一跳啊绘里,你没事吧?”山本武低头,侧过脸问。
  深绘里歪了歪头,长且直的刘海倾斜着划过额间,遮住了一只眼睛。在她的脸庞上,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眼睛。在那对水灵漆黑的眼珠的注视下,你可能会有点坐立不安。她的眼睛似乎一眨不眨。望上去,她甚至似乎不呼吸。头发笔直,仿佛是拿着直尺一根根画出来的。眉毛的形状和发型十分相配,和许多十几岁的美少女一样,表情中缺乏生活的气息。从中还能感觉到某种失衡——她身上有种深不可测的东西,揣度不出她在思考什么。或许是这样的缘故,让第一次看到她的人心情不快。
  “……饿。”沉默半晌,深绘里说。
  “啊抱歉,让你们久等了呐。”山本刚将早饭放到桌面上,招呼二人过去就餐。

*
  早餐是一天活力的源泉,过于油腻会造成胃肠的负担,而且还可能导致高血脂。奶类的钙质除了与骨骼发育有关之外,同时具有增进神经与肌肉对刺激的感应,换句话说即具有情绪稳定之作用。而早餐正是补充奶类的好机会,因此在早上来一杯牛奶是和“吃早餐前先喝水”一样的好习惯。
  山本武自然不用说,不过见深绘里没有对什么食物表示抗拒,又没说不喜欢喝牛奶,山本刚还是把他的那份牛奶拿了过来。
  “绘里,你有喝牛奶的习惯吗?”山本武见状,随口问了一句。话间还用一只手在深绘里头顶摆了摆。比划着他和自己两人之间的身高差距。
  深绘里犹自捧着牛奶喝得正欢,没有回话,只是转过脸看着山本武,用仿佛是观察雨后天际的流云般的眼睛端详一会儿山本武的脸庞,随后小幅度的点点头。
  “啊,没怎么,就是突然发现你长得还算高的。”说完,山本武笑着把牛奶一饮而尽,见对方还在看着自己,便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问道,“要和我一起打棒球吗?”
  深绘里轻轻地摇摇头。
  那意思究竟是“不想打棒球”呢,还是别的什么话,山本武一时间还不清楚。
  “我不能打。”深绘里没有从山本武脸上移开视线,用缺乏语调的声音道,“棒球很有意思。”
  “你喜欢棒球。”少女说。
  山本武闻言一怔。似乎是头一次有人这么直白地对他说。“是啊,我最喜欢棒球了。”
  他这么笑着,早晨温暖的阳光从店门外照进来,笼罩在他的身上。
  仿佛重合了多年前的傍晚。
  站在女孩面前手握棒球棍的男孩笑得爽朗,戎野深绘里眼中的山本武逆着光。
  从那时到现在,过了好些年,他和她一如既往。
  正如少年不惧岁月长,站在夕阳上。
                                                               
                                                               -To Be Continued.

——说明一下。
  戎野 深绘里(Ebisuno Fukaeri),13岁,身高160cm,国中一年生。和山本武自幼相识,其父亲与山本武的父亲是多年的好友,交情颇深。
  体质相当差,有低血糖。喝牛奶的习惯是受山本武的影响。性格寡言少语。喜欢寿司和所有乳制品。

从小学五年级进家教坑到如今高二,喜欢上的第一个角色是云雀恭弥,但第一次正儿八经为里面的角色写文,对象却是阿武。
他好可爱啊我好喜欢他_(┐「ε:)_
今年才发现阿武和我在Bleach 的主皮(妮莉艾露)同一天生日耶。感觉我跟金牛真是有缘?
生日快乐,阿武。

评论
热度 ( 4 )

© 加盐热狗 | Powered by LOFTER